战神娱乐

柒 微笑

时间:2017-05-12 16:42 点击:

柒 微笑
    “你醉了。”我说。
    “不,我没醉!”璁倔强的望着我。
    “你快回家吧。”我皱眉。
    “不!”
    “你快回家吧。”我语重心长。
    “不。”璁搂住我的脖子。
    CD在机器中飞转,液晶显示器闪着幽蓝。
    “你想马上拍照/可我一直都讨厌这些/拍成了照片/我不就老了吗?”
    时间毫无察觉的从我们的身边走过,并改变着一切。于微笑中、于哭泣中、于无所动容中;于是我们便在这改变里,或微笑、或哭泣、或无所动容。当两个人傻傻的笑容凝结于一页,随之而来的就是日后的怀疑。
    
    靠在床头,抚摸着璁顺直的长发,指尖凉凉的。当狂乱的吉他SOLO响起,我似乎看到那个女孩徐徐倒下,头发如瀑布一般洒在肩头。怀中的她抱紧了我,我看不到她的脸。
    “给我唱《笑忘书》好吗?”不知何时她问。
    我没有回答。
    窗外是零星的雨,我最讨厌的天气。一只燕子落在窗台,转眼又飞走了。
    
    “忘掉昨天的事情吧/所以我们紧紧相拥/紧紧相拥/亲爱的”
    璁在我怀中,和着音乐唱完最后一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 暗夜
    我一直不太喜欢女孩用香水,无论是哪一种,无论是谁。我不希望在亲吻她们时品尝无奈的苦。可妍还是让香水的味道浸透了整个屋子。她离去时是这样,在时更是这样。
    妍喜欢王菲的歌,喜欢少女派漫画;喜欢抚摸我的头发,喜欢我留胡子的样子;她喜欢看起来陈旧的东西,喜欢一切行将毁灭的事物。
    我喜欢她弯曲的长发,喜欢手滑过她肩头的感觉,喜欢她笑着和我抬杠,喜欢在她沉默时悄悄从后面抱住她。
    夜的涟漪圈圈扩散。
    台灯在床边昏黯的哭泣,我半躺在床上看着杂志。妍在浴室,水声很大。
    一篇短小的小说中,一对说不清什么是爱的恋人最终没有分开。我的眼睛湿润了。
    “从开始哭着嫉妒/到现在笑着羡慕/思念是怎么样……”
    “我不喜欢你唱这首歌!”妍突然打断我。
    她气冲冲的站在门口,背后是片黑暗,有如一张硕大的口。
    “明天她要回来了?”妍问。
    “也许吧。”我说。
    妍沉默片刻,突然爆发:“我不喜欢她!一开始就不喜欢她!”
    我笑了:“她也不喜欢你。”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妍盯着我的眼睛。
    我对她微笑。
    她狂热的吻我,我抱住她的头,感觉到她的吻一点点向下滑去。
    清晨我的枕边空空如也,室内弥散着凝固的芳香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伍 回忆
    七月的雨总是突如其来。大雨肆虐时,商场的灯光让镜中的我显得十分憔悴。似乎每件衣服都不适合我。
    “如果璁在这里,也许就好办了。”我突然这样想。
    有些时候思念一个人往往出于习惯。因为习惯了某时听到她的声音,因为习惯了在某时看到她的微笑,因为习惯了在某时握住她的手。
    我逃了,在发现每个角落都有璁的影子时,我逃出了这个商场。
    外面雨已停,阳光从云朵的缝隙中散出,世界变得灿烂而湿淋淋,如同她在沐浴后的笑脸。
    这个城市充满了她的灵魂。
    璁对于我是重要的。直到今天我才发现。
    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。妍微笑着问我事情办得如何。我并未回答,只是望着她。她笑着走过来问:“怎么了?”我抱住她在耳边轻吻:“没什么。”
    
    深夜璁的一个电话让我无法入睡。
    “你爱她。”妍在黑暗中说。
    “不,我不知道。”我用手遮住额头,“我只是感觉她对我,很重要。”
    “是因为难忘才重要吗?”妍抚摸我的脸。
    玻璃破碎的声音……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肆 圈套
    “她不爱你了!”妍对我大喊,“你清醒一些吧!”
    “你爱我吗?”我冷笑,“这一切都是你的计划不是吗?”
    “不是的!”妍越来越激动,“我不想她再骗你!”
   ,战神娱乐; “所以你计划让我们分开?”
    “不是计划!不是!”
    在感情的战争中,没有人是无辜的。从我请妍跳第一支舞开始,从我用沾染了璁的口红的嘴唇碰触了妍的肩膀开始,从我和妍的缠绵变成相片开始。无数的绳索终于将我禁锢。
    高傲的冷笑着,把苦苦解释的妍丢在身后,转身离开。仿若一个凯旋的英雄,而心中则空落落的。颈被放入圈套中,无法摆脱,只有合上双眼。
    
    醉了,在滂沱的雨夜踉跄着回家。周身上下都被淋湿。心中有憎恨的感觉,但细想,我有什么资格憎恨谁呢?
    熟悉的身影将伞放在我的头顶。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我有气无力。
    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扶住我。
    在两人沉醉与混乱时,那个女子的声音如同美好的乐章让我心跳,让我酸楚。
    她不停的抚摸我的肩膀,我的脊背。
    “喊我的名字。”她喘息着。
    “妍……”
    “你是我的……”她在我耳边低吟深吻。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叁 决裂
    相片散落在桌子上,小小的平面铺满了我和妍暧昧的笑。脑中一片空白,好久回过神来,第一个问题竟是:我刚刚在想什么?
    耳边璁的那句:“你是个混蛋!”依然清晰。我笑了。如果我是混蛋,那她又是什么呢?
    窗外阴着,雷声隐隐。城市在乌云的逼迫下显得压抑而没有未来。闪电映出云的边缘。我最喜欢的天气。
    这时璁会在哪里呢?是否在那个男人的身边。
    如果隐瞒真相不算说谎,那我从未对璁说过一句谎言。
    如果善意的谎言可以使我与她解脱,那璁不知拯救了我们多少次。
 ,战神娱乐;   我从未戳穿过她的那些骗局。从未深究过她的那些借口,那些所谓的理由。
    暴雨……这时……她在哪呢?
    白色的蜡烛在抽象的自行车式的烛台上燃烧,跳动的烛光让璁的面色细腻柔和。她的脸明暗错落,如同第一次烛光中的对视,我和她都沉默不语。只不过……
    窗外雨势渐收。
    “我给他打电话,可他关机。”不知何时,璁说。
    “我就在他家楼下,一直打,一直打。”璁的眼神暗淡,“他家的灯亮着……”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没上去找他呢?”我问。
    璁沉默许久:“想知道我和他是怎么认识的吗?”
    我摇头。
    “真不想知道吗?”璁追问。
    “不想。”我说。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我想说。”璁望着我。
    我看她的眼睛,一笑。
    璁开始讲述她与那个男人之间的事。他们如何相遇,如何相知,如何相爱。我听着,只是听着她的声音。许久,许久。
    “你是何时不爱我的呢?”我兀自问了一句。
    璁惊慌的看着我。“我从何时不爱你?”她喃喃自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贰 混乱
    天蓝如碧,白云如羊群停泊在天的牧场。一只小鸟飞翔而去,停落在一棵高大的杨树上。树荫下妍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,挎着米色的小包,弯曲的长发被盘起,一枚银色的发卡点缀在脑后。绿灯亮起,她沿斑马线穿过公路。
    公路的另一端,璁微皱着眉头,待妍走近,勉强对她笑笑。风掠过,吹动了璁顺直的长发与她天蓝色的裙摆。她们的身后巨大喷泉的水柱不时改变着样式。水声清脆,听不到一切噪音。
    她们的表情不住的变化着。或坚毅、或轻蔑、或仇视、或冷笑,最终都写满了愤怒。
    妍将一个纸袋塞在璁手中后,转身离去。璁仰起头,嘴角抽搐着望向旁边冲天的水。
    
    “明天到后天,全省大部分地区将有大到暴雨……”天气预报如是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壹 哭泣
    舞会,音乐轰鸣,人声嘈杂。璁挽着我的胳膊在人群中穿梭,把我介绍给她的每一个朋友,兴高采烈。
    “这是妍。”璁对我说,“大学时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    我和妍友好的微笑,灯光下我们的脸都很自然。
    璁一手挽着我,一手拉着妍到舞池边的座位坐下。她与妍嬉笑。这时我的熟人过来,我便和他们寒暄。
    “到底哪个是你男朋友?”我隐约听到妍问,“那天和你一起的……”接着我听到璁打断了她。我只是对着熟人微笑着,一直没有向她们那边张望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有人请璁跳舞,我笑笑示意不介意。璁去了。我和妍独自坐在座位上,相隔一席之地。
    “世界还真是小。”妍说。
    公园的池塘里莲叶一碧无疆,一株红色的莲花,昂首挺立,奕奕多姿。
         ,战神娱乐;           零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无法告诉你的言语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无法传达给你的思念
          就让我一人独自全部带走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希望下一个我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希望下一个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以只爱你一人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终
上一篇:有这么一个人
下一篇:没有了